电话/微信13289259940 咨询QQ 156410334
“哪有什么一夜成名,其实都是百炼成钢”——对话中国赛艇四朵“金花”
时间:2021-08-29  浏览:

原标题:“哪有什么一夜成名,其实都是百炼成钢”——对话中国赛艇四朵“金花”

  新华社北京8月27日电 题:“哪有什么一夜成名,其实都是百炼成钢”

  ——对话中国赛艇四朵“金花”

  新华社记者周万鹏、公兵、赵焱

  “那些看似不起波澜的日复一日,会在某天让你看到坚持的意义。”7月15日,东京奥运会出征前,25岁的陈云霞在朋友圈写下这句勉励自己的话。

  金牌是对坚持最好的诠释——13天后的东京海之森水上竞技场,崔晓桐、吕扬、张灵、陈云霞四朵“金花”荣耀绽放,以新的世界最好成绩加冕女子四人双桨金牌,帮助中国赛艇时隔13年重返奥运之巅。

  “哪有什么一夜成名,其实都是百炼成钢。”近日,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,四位姑娘回首过往,感慨万千。这枚金牌的背后,是她们十年如一日的坚守,更是中国赛艇人的涅槃重生。

  吕扬:“用奥运金牌为自己正名”

  27岁的吕扬是四人组合中年龄最大的,因此收获了“小姐姐”的称号。她说,这种称谓很亲切,也意味着肩上多了一份责任。

  受运动员出身的父亲影响,吕扬自幼对体育有着极为特殊的感情。“家里有很多爸爸的奖牌,小时候都成了我的玩具,从那时起,我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运动员,为国效力。”她说。

  2008年,因身高猛长,已习练三年射箭的吕扬在教练劝导下改练赛艇,并顺利进入河南省水上运动管理中心接受专业训练。“教练说我身高臂长,练赛艇更有优势,冥冥之中注定了我与赛艇的缘分。”吕扬说。

  与射箭有别,赛艇需要充沛体能作为基础。除了每天10公里跑步外,与船桨磨合的水上训练更为艰苦。“背部被桨臂划破,就及时包扎止血,手心磨出水泡,就用针挑破,第二天照常训练。”吕扬说,虽然很累很痛,但她有一种不服输的性格,既然来了,就没给自己留后路。

  坚强的意志和出众的天赋让吕扬迅速成长,从初出茅庐到拿下第一个全国冠军、入选国家队,她仅用了四年。

  2016年,吕扬初踏奥运赛场,在女子双人双桨比赛中获得第11名。这对于赛艇之路一直顺风顺水的吕扬是个不小打击。“当时心里非常难受,思想和技术上遇到问题处理得并不好。”吕扬说。也正是从那时起,她对金牌的渴望越发强烈。

  东京周期,吕扬针对自身短板进行恶补,从增强体能到提升起航速度,她更加刻苦地打磨,还通过滑雪、拳击等训练方式提升技术性和协调性。

  五年的磨砺,让吕扬的心态更加成熟。“从2019年开始,我们一直在赢,这一过程中积累了很大信心,就是要在奥运赛场上绽放自己。”她说。

  崔晓桐:“想要不可替代 就必须与众不同”

  26岁的崔晓桐在队中有个外号“崔大金”。“因为叫晓桐,与‘小铜’谐音,所以大家改叫我大金。”在她看来,这是团队对自己的美好期许。

  崔晓桐来自辽宁丹东东港一个农村,因身材高大,她14岁时被丹东海校选中,开启赛艇训练。由于自幼吃苦耐劳,崔晓桐总是队里完成日常训练质量最高的队员,两年后,她脱颖而出,进入辽宁省航海运动学校赛艇队。

  从那时起,崔晓桐的训练水平有了大幅提升。此后,她开始在国内大赛上崭露头角,并于2013年跻身国家队。

  “那时我一直划单桨,成绩并不理想。”崔晓桐说。2017年国家赛艇队进行分组调整,单桨出身的崔晓桐被“意外”分到双桨组,这是令她至今都觉得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。

  改双桨意味着技术动作改变巨大,双桨要求运动员左右手各控制一支桨,完成转桨、拉桨动作,操控难度更高。“这一过程挺难的,但我不想给团队拖后腿,必须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。”崔晓桐说。

  然而,改双桨后的首个世界大赛——2018年世锦赛让崔晓桐陷入人生低谷,被寄予厚望的中国组合获得第四。这让赛前踌躇满志的崔晓桐十分自责。“如果我能再划得好一点,队伍的成绩就会好一点。”

  “梦想需要一步步坚定地前行!”从那以后,崔晓桐对自己更加严厉,每天都会反省、总结、充实自己,将个人优势充实到团队当中,最终在东京迎来人生巅峰。

  “站上领奖台的那一刻,所有受过的苦和累都是值得的。”崔晓桐说。她希冀未来能继续突破自己,为中国赛艇腾飞贡献力量。

  张灵:“努力可以成就最好的自己”

  “不负光阴就是最好的努力,而努力可以成就最好的自己。”24岁的张灵常以这句话激励自己。

  作为冠军艇中年纪最小的成员,姐姐们习惯称她“灵宝”和“胖灵”。“其实我就是脸稍微显胖一点,体重并不大。”张灵说。